.

来来,数落一下自己。

先看看去年给自己定的目标,七七八八,成功完成一个,马马虎虎混了几个,有一个直接留了空白。

但这一次顺序我可记得一清二处,大事儿,非常重要,不过如此。

回中国一个多月了。

去了那么多的面试,发现收获着实不小。各种各样的嘴脸,各种各样的言语,我专捡了对自己有用处的留着,其它,随便。但是有一个面试官,着实令我耳目一新,面对我的自以为与众不同之处,他说我不接地气。 这场景可以这么形容,仿佛我由爬至走, 由跑至跳,最后学会了飞,想看看还能怎样,犹豫之中,收起了翅膀,静静走走,碰到貌似的同类,还没张口,就一把被他热情洋溢的拉了过来,按在土里,踩在脚下,还跺了两脚,随口还说,要入乡随俗。 等我爬起来的时候,看看翅膀,没事就好,身上也不过是沾了层灰,心情吗,倒不会怎样,只是莫名其妙。

人,绝对不能听从旁人的闲言碎语,也不能放纵自己的逍遥快活,那个词儿是什么来着?

对, 要节制。

我想,把节奏掌握好,就没什么。从前,我担心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现在,我担心,我跟别人太不一样了。

下一个月,要正式去所谓的接地气了。我想,接下来的日子会比较精彩,因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一次把路走远了。

Posted in Year Past | Leave a comment

.

曾经真的想放弃,并且执着的认为我可以。
今天,我认清了现实,我不可以。
因为那些爱我的人,原来我也爱他们到无法自拔。
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彼此失望!

Posted in 秘密 | Leave a comment

.

离开这里太久了。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非常有悖于己。

很多东西憋在肚子里,很想爆发的那一天,应该是G走的那一刻。

点开在E先生博客上次留言的问题, 终于又提醒了自己,单纯的愤怒亦或者是沉默都是无济于事的。

自此之前,自己的状态是压抑又紧绷的,神经脆弱的整个人是一触即发。

可惜,最终‘一触即发’的不是自己,是不是自己作恶多端尚且不说,总之上帝先带走了G.

那些不由自主的眼泪,悲伤以及各种复杂的情绪以及来不及的诸多,让我突然更加的愤怒,以至于自己对自己的情绪爆发点都模糊了些许。

身边的人不遗余力的透支着生命,时间,只为更多的透支生命,时间。 而在最后那一刹那,它们也只是用一句抱歉,带过所有的无力。

最最不能饶恕的就是浪费时间与生命,可是,这也取决于对象是谁。

人,真的是会变的。

而,不变的,除了自己的信仰,还有什么呢?

Posted in Year Past | 2 Comments

.

Forgive me.

Posted in 秘密 | Leave a comment

.

你与他人的关系,自己不用做主。他需索美,你即是美。他需索欲望,你是欲望。他需索爱,你已是爱。他需索隔离,便自此不相关。不必试图去改造自己或他人。你所能做的,是当一面清静的镜子,时时擦拭干净。让对方照出自己的影。影子走了,你还在。

一直以为自己是在等待中盲目,纵然貌似无所事事,却惊觉原来自己将灵魂甩了何止八丈远。

原来,走太快真的很危险。
原来,重新遇到未知的自己很奇妙!

Posted in 似曾相识 | Leave a comment

.

真的是时间过的越来越快,
还是,停在原地不肯向前;
还是,我们根本不拥有任何时间。

很多的很多,我都毫不留情的吞了下去。
除了向前,我暂时想不到比这个更好的方法或者说解决方案。

只怕走的越来越远,找不到回家的路反而流落街头。

Posted in 2014, 于是,我变成了最孤独的一个人 | Leave a comment

.

永远不要尝试成为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人,如果你是的话,我建议你请来一位更聪明的……或者自己换个不同的房间。在职场中,这叫做人际关系。在组织中,这叫做队伍建设。在生活中, 这被称为家庭、朋友和圈子。我们都是彼此的礼物,在我成长为一名领导者的过程中,我得到的启示一遍遍地重复,即最有益的经验是来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迈克尔·戴尔 Michael Dell, 得克萨斯大学,2003年

Posted in 2014, 秘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