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mfortableness is a killer. Uncertainty is happiness. Mindfulness is the key.

今天伦敦下着小雨,潮湿,阴霾。真的难以想象自己在这里待了小半辈子。像千与千寻,还好我没忘记,我只是个过客,我不想当头猪被宰了。

人说从小看大,不无道理,妈妈一直都会提及幼时刚会走路的我是怎样远远把她跟爸爸甩在身后,自己在山林里逛荡的;又是怎样推翻婴儿车,自个儿光着屁股跑到大街上的。原因在于,我对未知的东西永远都好奇,对已知的东西永远嗤之以鼻。我一直不能接受的是停止。

曾经想说,可以过游牧般的生活,攒了路费,就去下一个国家,结果长大了发觉原来有签证这一个东西啊,原来,生命中还有舍不得的同伴啊。后来,发现,自己的小期望不知不觉就已经完成了一小半了,突然就很高兴,原来,梦是可以实现的。原来,做个自私的自己才是最合适的。

幸福永远是在下一站。
前提是珍惜眼前。

Posted in Stephy的单身日记 | Leave a comment

.

我有一种预感,接下来的日子会比较动荡。
不,应该是要接受现实。
离开UK这段时间最怀念的是我的Blog。
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无法袒露心声是彼此的悲哀。
距离,跟时间永远成正比。
当别人在问起我时,我只能回答:我现在在伦敦,在写Blog。

Posted in 于是,我变成了最孤独的一个人 | 2 Comments

.

来来,数落一下自己。

先看看去年给自己定的目标,七七八八,成功完成一个,马马虎虎混了几个,有一个直接留了空白。

但这一次顺序我可记得一清二处,大事儿,非常重要,不过如此。

回中国一个多月了。

去了那么多的面试,发现收获着实不小。各种各样的嘴脸,各种各样的言语,我专捡了对自己有用处的留着,其它,随便。但是有一个面试官,着实令我耳目一新,面对我的自以为与众不同之处,他说我不接地气。 这场景可以这么形容,仿佛我由爬至走, 由跑至跳,最后学会了飞,想看看还能怎样,犹豫之中,收起了翅膀,静静走走,碰到貌似的同类,还没张口,就一把被他热情洋溢的拉了过来,按在土里,踩在脚下,还跺了两脚,随口还说,要入乡随俗。 等我爬起来的时候,看看翅膀,没事就好,身上也不过是沾了层灰,心情吗,倒不会怎样,只是莫名其妙。

人,绝对不能听从旁人的闲言碎语,也不能放纵自己的逍遥快活,那个词儿是什么来着?

对, 要节制。

我想,把节奏掌握好,就没什么。从前,我担心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现在,我担心,我跟别人太不一样了。

下一个月,要正式去所谓的接地气了。我想,接下来的日子会比较精彩,因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一次把路走远了。

Posted in Year Past | Leave a comment

.

曾经真的想放弃,并且执着的认为我可以。
今天,我认清了现实,我不可以。
因为那些爱我的人,原来我也爱他们到无法自拔。
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彼此失望!

Posted in 秘密 | Leave a comment

.

离开这里太久了。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非常有悖于己。

很多东西憋在肚子里,很想爆发的那一天,应该是G走的那一刻。

点开在E先生博客上次留言的问题, 终于又提醒了自己,单纯的愤怒亦或者是沉默都是无济于事的。

自此之前,自己的状态是压抑又紧绷的,神经脆弱的整个人是一触即发。

可惜,最终‘一触即发’的不是自己,是不是自己作恶多端尚且不说,总之上帝先带走了G.

那些不由自主的眼泪,悲伤以及各种复杂的情绪以及来不及的诸多,让我突然更加的愤怒,以至于自己对自己的情绪爆发点都模糊了些许。

身边的人不遗余力的透支着生命,时间,只为更多的透支生命,时间。 而在最后那一刹那,它们也只是用一句抱歉,带过所有的无力。

最最不能饶恕的就是浪费时间与生命,可是,这也取决于对象是谁。

人,真的是会变的。

而,不变的,除了自己的信仰,还有什么呢?

Posted in Year Past | 2 Comments

.

Forgive me.

Posted in 秘密 | Leave a comment

.

你与他人的关系,自己不用做主。他需索美,你即是美。他需索欲望,你是欲望。他需索爱,你已是爱。他需索隔离,便自此不相关。不必试图去改造自己或他人。你所能做的,是当一面清静的镜子,时时擦拭干净。让对方照出自己的影。影子走了,你还在。

一直以为自己是在等待中盲目,纵然貌似无所事事,却惊觉原来自己将灵魂甩了何止八丈远。

原来,走太快真的很危险。
原来,重新遇到未知的自己很奇妙!

Posted in 似曾相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