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ve is passion, obsession, someone you can’t live without. I say, fall head over heels. Find someone you can love like crazy and who will love you the same way back. How do you find him? Well, you forget your head, and you listen to your heart. And I’m not hearing any heart. Cause the truth is, honey, there’s no sense living your life without this. To make the journey and not fall deeply in love, well, you haven’t lived a life at all. But you have to try, cause if you haven’t tried, you haven’t lived.

2011, the 7th of May. 
5 years ago. 

Thank you, whoever reminds me of myself. 

I have tried and failed and 

Keep trying. 

Posted in 2016 | Leave a comment

Hi, long time no see.

2013年到2015年,我拒绝面对自我;

2016年,我开始学着接受自我;

过去的30年,我完全没有自我。

日子,就在不断的否认,接受中周而复始。

很多事情我都不明白,我都想找出原因。那天,p给了我一句话-you do what you do.

在这之前,他告诉我:only do what you can control.

他是摩羯座,我们共事不到半年,说的话也寥寥无几,但他看到我的焦虑,这就是长者。

我的另一位上司,天枰座,告诉我很多感情的事实。

也许,只有我自己看不清楚自己的幼稚与天真。每次尝试从自己跳出来,好好的观察一下自己,但是又很容易把自己弄丢。

也许,这就是原生家庭带给人成长的代价,我总是在为证明自己而做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今天,我无意间翻看到前任的随笔,渐渐明白,我们太相似了,我们都曾拼命的跟命运抗争,我们了解命运,但是拒绝接受命运。但是,孤独,恐惧仍然如影随形。

而我,仍然是那个任性的我,女人的天性造就了我总是习惯性的索要更多,在对方身上寻找一些注定要落空的东西,以为那就是答案。

我们的残缺,导致谁也没有更多的爱给予对方。

自私。

或许,问题是我。

又或许,本就没有什么答案,本就没有什么逻辑。

我就是一个不喜欢孤独的人。

但是,我可以忍受孤独。

Posted in 2016 | Leave a comment

1.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客观的看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存在
Nathaniel Branden教授,美国最资深的研究自尊(self-esteem)的心理学家,是这样解释的:就像我们看到所有东西一样,我们希望“看到”自己也是真实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这个“真实存在”的物质形式我们很容易看到,因为我们只需要照镜子就好了。我们之所以那么喜欢看镜子中的自己,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镜子可以让我们在意识层面感受到自己的客观存在。
但是有一部分的自己是我们无法直接“看到”的,这个部分就是我们的灵魂。我们的思想、价值观、信仰等等东西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通过我们所取得的成就得到体现,比如我们画的一幅画或者设计的一栋建筑,但是我们的整个灵魂却无法在这个世界中以实体的形式展现出来,这是让我们十分不安的事情。
那我们的灵魂要怎么样才能像其他真实存在的物质一样被“看见”呢?
只有通过另一个跟我们一样有意识存在的人!这个人如果能够“看见”我们的灵魂,并且通过跟我们的互动,把他们眼中看见的灵魂反射给我们,我们就知道自己的灵魂也是像所有其他真实存在的物品一样是可以被看见的了。换句话说,别人,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可以照到我们的灵魂。而我们需要这样的镜子,才能看到自己的灵魂,真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就像我们照镜子的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真实存在的一样。
2.心理可见性原则(The principle of psychological visibility)
Nathaniel Branden教授指出,我们之所以会持久的爱上一个人(短暂的不算,因为短暂的可能是因为一些错误的原因),本质上是因为他提出的“心理可见性原则”。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如果你的灵魂真正的被一个人看见,你就会爱上这个人。当你发现,如果别人看我们的眼光跟我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自己对自己的看法是一致的,并且他们通过他们对我们的言行,表现出对我们的这种理解,我们就会有一种深深的被“看见”的感觉。
举个例子。首先我们假设你有相对成熟的心理和比较正确的自我认知,然后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乐观、活泼开朗、对生活充满热情、勇敢并且十分自信的人。这时候你遇到了一个悲观、封闭、没有热情并且非常不自信的人。他会把你的自信视为是一种攻击,并且对你所有说的话和做的事情的意图产生怀疑,总觉得你要操纵他,这个时候你会是什么感受呢?你可能觉得困惑、不解并且被深深的误会和不被理解。换一种情况,当你非常自信的表达自己,然后另一个人立刻读懂了你的自信和从容,对你会心一笑时,他给你的感受又是什么呢?你会觉得自己被他“看到”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被看见的感觉。

还有一个我们会爱人另一个人的重要原因:通过爱你,我看见了自己。
当我们遇到一个想我们所想,发现我们所发现的,珍视我们所珍视的,在不同的情形下的反应也跟我们相同的人时,我们不仅会体验到一种强烈的亲近感,而且会感觉到通过这个人,我们看到了自己。当你发现所有定义你是谁的那些信仰、价值观、品质、特征和行为会在另一人身上都表现出来时,你会有在她身上种认出了“自己”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寻找在本质上跟自己相似的人(我们会在后面谈到相互吸引的互补这个问题)。
再举个例子,假设你是一个对高自尊、觉得每个人都充满无限潜质、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无限可能并且感到这个世界会对你的努力,天赋和才华做出响应的人。当你遇到了一个同样认为这个世界是一个会对她的所有努力、天赋和才华做出响应、高自尊、并且相信自己的无限可能性的人时,你又会有一种由衷的欣赏,并且她的一举一动都会提醒你自己:这些她身上的,都是我最珍惜的关于我自己的。

3.心理可见性(psychological visibility)和自我探索
其实我们的心理可见性总是有一个程度问题。从我们的童年开始,我们便一直逐渐的通过与别人的互动中不断地更加了解自己。每个孩子都或多或少的在家庭里被“看见”,因为没被看见的孩子是根本无法生存下去的。但是有无数的孩子,因为在家庭里的不被看见而造成他们在成人之后的亲密关系中总是觉得不安全或者觉得自己不足。
心理可见性其实是开启了我们自我探索的大门。我们在各种与他人的互动中不断的加深对自己的自我认知,但是没有什么比亲密关系更能增加我们的自我认识了。在一段我们被真正看见的亲密关系中,我们会不断的发现自己之前都没有意识到,或者是还没有浮出水面的自己—那些我们没有发现能力,我们潜伏起来的潜力,那些我们从来没有明显的表达出来的性格特质等等。
举个例子。比如你的伴侣是一个比你更好的跟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情绪连接在一起的人,那么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你也会不自觉的去探索你跟自己身体和自己情绪的连接;在比如你的伴侣是一个很自然的表达自己内心的孩子的人,而你是一个内心小孩受到压制的人,如果你的伴侣告诉你:亲爱的,我看到了你心里的那个孩子,并且鼓励你表达出来,你很有可能就可以把你原来表达不出来的那个孩子表达出来。
成熟的亲密关系中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就是当你都在怀疑自己时,你的伴侣对你说:亲爱的,请不要假装你不知道你可以做到,请你做自己!
我记得在我最开始学游泳的时候,每次游2000米是一件非常令人畏惧的事情,但是就有一个小伙伴在我非常怀疑自己的时候跟我说:“Joy,别假装你不可以做到,我知道你可以。”那一刻他看到了我都没有看到的自己,我发现我的确可以。那一刻,我被看到了。

Posted in 2016 | Leave a comment

,

Posted in 2016 | Leave a comment

,

Posted in 2016 | Leave a comment

,

Forgive, forgave, forgiven.

Posted in Year Past | Leave a comment

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

Posted in 2016, 秘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