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之前,自己是不流泪的。

记得几个月前在小猪身边的时候,就已经被抱怨自己的脆弱了。
4岁那年,自己被老豆弄哭拍了一张照片,原因是为了搞清楚这个自打出生就不哭的孩子是不是行为正常。
可惜,成年之后的自己,把过去十几年的眼泪给补回来了。


其实,自己觉得,有的时候,流泪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罢了。
几滴眼泪过后还能够微笑的,绝对是个人才。
就是今天,自己再次感到很委屈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念头是,总有一天,自己要向你们这群萝卜白菜证明,’I wish you all the best’ is true.
自己就是那么固执,保留自己的自尊是底线,千金难买。


当初电话中那些绝情地话语,自己还清晰的记得。
是啊,也许,自己冷血无情,自己没了谁都可以活,自己很难学会温柔的做一个小女人,也难以体会什么才是依附,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在别人的身上挖掘到自己的生存价值。只是记得,心,被拿走一块的时候,痛会痛,但是,自己绝不会去跳泰晤士河。谁乐意去,谁就去吧,这个地球离了自己可不行,自己还没活够呢。


很幸运,认识了很多优秀的朋友,当别人温柔的阅读三毛,安妮宝贝的时候,自己却在看蒋家王朝。
自己并不怎么崇尚类似什么杜拉拉的人物,但是,自己却总是纠结。
也许应了老豆的话,自己就是跟自己较劲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Year Past.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