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开这里太久了。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非常有悖于己。

很多东西憋在肚子里,很想爆发的那一天,应该是G走的那一刻。

点开在E先生博客上次留言的问题, 终于又提醒了自己,单纯的愤怒亦或者是沉默都是无济于事的。

自此之前,自己的状态是压抑又紧绷的,神经脆弱的整个人是一触即发。

可惜,最终‘一触即发’的不是自己,是不是自己作恶多端尚且不说,总之上帝先带走了G.

那些不由自主的眼泪,悲伤以及各种复杂的情绪以及来不及的诸多,让我突然更加的愤怒,以至于自己对自己的情绪爆发点都模糊了些许。

身边的人不遗余力的透支着生命,时间,只为更多的透支生命,时间。 而在最后那一刹那,它们也只是用一句抱歉,带过所有的无力。

最最不能饶恕的就是浪费时间与生命,可是,这也取决于对象是谁。

人,真的是会变的。

而,不变的,除了自己的信仰,还有什么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Year Past.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

  1. edisonsun says:

    我也很久沒來了。看來大家都似乎找到了什麼,本以為可以離開這裡的理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